LK的小黑屋

20170125

开始学习这个语言专业的第一学期,我觉得辛苦。因为信息的输入和输出都成了问题。“被人掐住了脖子捣住了嘴”在给朋友的信上我这么写。
然而现在这种情况蔓延到了现实世界。在我开始试图写写同人,把脑子里无数次出现过的场景和感觉描述出来时,我的指尖僵硬在键盘上无法动弹。仅仅是构筑一个框架,往里面填少许的、让我动心的语句描述,都会卡顿很久。匮乏的词汇量大概是源于八百年没有看没有写,或者说看的都是些太过直白工口的东西。相对于半年前,这半年我连应试作文都不再需要写了。
而且最近真的是太沉迷了。沉迷于那些可以挑动我感官的东西,一次又一次。那是不用用脑思考的,顺应欲望和天性的经历。到现在发现我连这种程度的文章语句都写不出来半句。

这篇随笔结尾给自己留一个介绍纪录。开lofter的缘由是想开一个系列文记录自己和那些女孩的相遇和经历,还有自己的脑内,半真实半脑洞,而且多半是些不可公开的东西,以此作为发泄来克制我那过早开发和过分旺盛的欲望。还没开始写,症状好一些了,起码是间歇性发作的而不是每天都在号叫着折磨我。前一阵正好是最忙的时候,一冲动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些什么……如今大概是暂时有些腻烦了,也有些麻木了。
另外,唯一让我没有冲动的同龄人朋友在信里写到的内容也对我影响不小“当我知道禁果没那么好吃的那一刻,它也不再是一种禁忌,不再是一件严肃的大事。我也不再怀着激动去狂热追求”

认识了一只团子。希望和她好好相处让她开心。

评论